快捷搜索:

晚清1908年剃头需要三十文 梳辫需要二十文

古代成都剃头匠什么样?多在四城门活动 晚清剃头三十文

据《成都掌故》中先容,旧时,成都人称理发为“剃头”,称理发师为“待诏”,称理发店为“待诏厂子”,除了固定的“待诏厂子”外,还有可流动的剃头担子。夷易近国初年,剃头担子最集中的处所在东南西北四城门侧边及东较场、城隍庙内,还有一些剃头担子时时流动在偏街僻巷。剃头担子一头做了一个小口白铁的蓄池塘,面上恰好可以放一只洗脸盆,靠边直立一根木柱,插在木头之中。另一头则是前来剃头的人坐的矮短凳和一把高条小桌、一个可装剃头器具的箱子。

在《成都通览》中纪录:“理发即剃头铺也。据警局戊申年之查询造访,成都剃发铺共六百一十九家,每梳辫一次二十文、三十文,每剃发一次三十文、四十文不等。若小娃剃头,则十文可给。”按照推算,戊申年指晚清1908年,也便是说在当时,剃头必要三十文,梳辫必要二十文。

滥觞:天府早报

责任编辑:黄杨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